G20“西湖歌舞”:唱的是一出什幺戏?

美国是创新型经济体,也是消费为主导的经济体,所以,价格因素对山姆大叔的经济和财政的影响相对比较小。事实上,价格越高,涨幅越快,人们的消费能力和欲望也就越低,因为恐惧未来;价格涨幅越快,资本就去追逐价格收益,也就压制了创新,所以,从两个方面来说,都对美国经济增长不利。因此,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:货币信用高、价格稳定有利于创新,同时有利于消费。那幺可以看到,2011-2015年期间,虽然美元指数波动性走强,但美联储似乎并不热衷于干预美元汇率,因为当时的经济增长依靠的主要是科技和制造业效率提升(这会压制价格因素,通胀走低,这期间储蓄率上升),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很强,美联储没必要过多干预。但是今年,美国经济明显不如前几年,可美联储维持强势美元的决心似乎无处不在,最典型的是上次耶伦讲话完毕,美元指数下跌,美联储副主席马上帮腔,说美联储今年可以两次加息,结果美元指数掉头上涨。这是因为今年美国经济已经是消费为主导,最近几个月,如果扣除消费,美国经济增长实际是负数,而汇率波动过大很容易造成消费信心的动摇,进而造成经济波动,所以,只有美元强势、价格稳定才能给消费者以信心,美联储维持强势美元的政策毫不动摇,无论你说他是用嘴加息,还是用脚加息,他都必须维持强势美元。

而对于欧日来说,以中端和高端制造业为主,靠的主要是质量和信誉,汇率走弱,对他们不会带来明显的影响(如果资产价格的收益因为货币贬值而上升,他们用税收来调节,这是德国的典型做法,施以重税,让资本没有空间博取价格收益),甚至需要的时候,还希望打压汇率,以争取在国际市场上占有更高的市场占有率。也所以,安倍晋三和欧元区进行了多轮量化宽松,打压自己的汇价,这有利于他们争夺市场。相反,如果他们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消费,货币贬值意味着消费能力减弱,就不敢肆无忌惮地贬值自己的货币。

今天美国需要维持强势美元来维持自己的经济稳定,日欧需要用价格更低的货币为企业争取更大的国际市场空间,所以,是各得其所,虽然2014年中至今,美元指数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上涨,但美联储的利率依旧维持在接近于零的位置,所以,美元指数的上升更大的原因在于欧日贬值自己的货币。

可是,美元强势,美元兑唐币的汇率就很可能是强势,唐币就是两难。

老唐家是通胀型经济,经济增长依赖价格的增长,总的政府收入也主要来源于价格上升,其中最主要的是房地产价格,虽然有媒体分析,土地财政大约占地方政府收入的40%,但这是虚假的,当没有了土地出让收入之后,钢铁、煤炭、能源、有色、建筑等行业的相关税费会下降多少?远远不止40%。如果价格持续稳定(就不说下跌),扼杀了投机因素,以现在房地产总体供过于求的局势,经济将跳水,财政将断崖,债务将放烟花,这是毫无疑问的,所以,现在老唐家希望的是不断贬值的货币,以刺激价格的上行。

前段时间曾说过,老唐可能随时会让汇率向下飞一段,大家可能认为是老唐自愿的,实际是被迫的。他最大的希望是美元贬值,唐币继续盯住美元,也达到了贬值的效果,刺激国内的价格。当山姆用嘴加息、维持美元强势的时候,老唐的算盘就打不响了,所以,老唐气急败坏地说:美联储用嘴加息改变不了俺老唐家稳健的货币政策。那种心理昭然若揭。

2014年中以后,美元维持强势,老唐为了跟住汇率,在资本外逃的压力之下,不断地抛售外汇(不是外储下降所显示的数字,还要包括这两年的贸易顺差,抛出去的外汇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,大家都可以计算)维持自己的汇率,同时为了财政,需要不断刺激房地产,企业收益下降后资本就会追逐房屋,房屋价格上升就带动企业成本中的几乎所有方面继续上升,在汇率和生产要素价格的双重挤压下,企业破产减薪开始愈演愈烈。

很多人说,美国和日欧也会这样,有些时候是的,但在汇率这个地方唱的是典型的双簧。这几天,在西子湖畔,达成一纸协议,大家都不能竞争性贬值自己的货币,在欧日汇率都已经大幅下调的情况下,这话的指向显然是老唐,老唐也信誓旦旦地答应了。其实双簧还在继续。当老唐的汇价维持在高位的时候,日欧可以肆无忌惮地抢夺老唐家的国际商品市场。

很多人会问,为何老唐要答应?老唐思考问题的角度和我们不同。

唐币汇率在高位,日欧汇率在低位,欧美日双簧唱的越持久,老唐家的实业消灭的越彻底。这几天又在报道,老唐家开始杀奶牛,开始用牛奶喂猪(一个用牛奶喂猪的国家,富得流油了呀!)。当高端到低端、从制造业到养殖业的企业阵亡个七七八八之后,说明自身没有了产业,产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彻底消失,最终汇率大厦坍塌。汇率在这个位置维持的越久,产业竞争力丧失的越彻底,唐币距离纸张越接近,跳水的时候摔得越重,越刹不住车。

那幺,既然老唐家不能通过改革提升效率,为何就不能让汇率浮动的更自由?更体现市场交易的结果?这是流动性之刀涉及的问题。

黄金的信用是固定的,美元是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,假设他的信用含量也是固定的。唐币现在显然高估,假设任由唐币兑美元贬值30%,每张唐币所含的信用含量就下降了30%(虽然信用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,但无处不在),信用下降就会带来商品价格的跳跃式上涨,通胀也就上来了,可是,货币的信用下降和通货膨胀是螺旋式互相反复推动的关系,这是货币奔向终点的节奏。所以,汇率下跌、每张货币信用含量下降的时候,为了避免通胀不断恶化,就只能踩刹车片,那就是提升利率(价格),期望用价格的方式控制每张货币的信用变化,利率提升之后,流动性收缩。

这种收缩,可不是很多人想象的加息零点几个百分点的问题,一般来说,货币快速贬值发生之后,利率需要加到两位数(前几天蒙古货币贬值压力过大,将利率提升到了15%,俄罗斯、巴西都是如此),流动性剧烈收缩。

当流动性激烈收缩以后,所有依赖流动性的价格都必须大幅跳水!房屋、股市等等都必须如此,没有好商量的。当每年的利率超过10%以后,谁还敢搭理那些几乎没有实际收益(扣除通胀率)的股票?谁还敢炒作持有成本每年上涨(大约10%,因为房贷部分是要利息的,尚未计算其他成本,比如折旧、维护费以及未来预期的房产税)的房屋?,在今天的房价收入比和供需关系之下,房屋的价格也就会从天空回落到地上。当资产价格垮掉之后,表外银行、理财产品、信托产品都会爆掉。老唐家的财政也就垮了。虽然流动性之刀会宰杀股市、楼市、理财产品等,但是,黄金与美元,它的价格和流动性没关系,只跟货币的内在信用有关,本币内在信用下降了30%,黄金美元价格就上升30%,所以,流动性紧缩消灭的是依靠流动性而推动的价格。

所以,很多人都在问黄金股票与黄金是否相同,完全不同。

如果流动性之刀将股市(弥补银行的坏账,筹集经济所需的投资等等)和楼市这两个ZF的钱袋子彻底收割了,这个含义就很清楚了,老唐不敢面对这样的结果,所以,在西湖硬着头皮答应,大家不能竞争性贬值自己的货币,这里的利弊相信每个人都清楚。

之所以这样做,欧美日自然满意,但老唐也愿意,因为不必用流动性之刀将自己的钱袋子割掉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老唐既然不敢面对流动性之刀,但是,维持汇率刚性,产业就会继续死亡,有些地区财政发不出工资,资产泡沫继续沸腾,汇率在天空中就会越升越高,最终的结果将是经济在一片欢呼声中落地。这就决定了老唐自然会采取三个办法:第一,继续使用财政手段刺激经济,所以,昨日报道,又一轮新的刺激开始了;第二,财政刺激需要钱,可现在的财政是罗锅子上山——钱紧,就必须加税,未来各种变法的加税措施必定出笼(实际上已经开始了,营改增就是典型);第三,必须对真实汇率进行更严厉的管制,贵金属必定进入管制的范畴,同时黑市汇率与官方汇率的差距会加大(现在已经产生了黑市汇率,否则管理层打击的汇兑型地下钱庄是干什幺的?),白银算盘之路是畅通的。

但是,这一针财政刺激,药效将非常短暂,2012年,曾经搞出发改委的七万亿和地方的十八万亿,药效有限。最近几年,几乎天天在打针,效果越来越低,估计这一轮刺激的效果,不会超过三个月。

即便采取刺激的方式,汇率贬值的趋势也不可避免,或许老唐只不过是希望通过这样的刺激措施,减缓贬值的速度,将流动性之刀由快刀变成钝刀。

花样虽然无数,但结局无法改变。

这里最根本的问题是财政与央行的关系问题。欧美日的汇率形成机制中,央行与财政是分离的,货币自由兑换,只要没有严重的通胀,不会导致持有人的恐慌,所以,日欧货币贬值,对社会没有大影响,到现在,通胀依旧处于低位。新兴国家的央行基本上是不独立的,财政和汇率是一体,不能自由兑换,当因为财政而贬值汇率的时候,恐慌必定出现,财政缺口时刻产生,没有尽头,怎幺能不恐慌?



相关推荐